当前位置:中华养生网 > 健康资讯 > 正文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之三:“地下市长”李某堂

2022-09-30 11:37:42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内容,仅为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曾在东莞政坛上呼风唤雨过的一些人物。他们也曾怀揣理想打算努力工作,但在为官从政的道路上逐渐被腐朽堕落思想侵蚀,丧失原则蜕变成贪污腐败分子,他们不仅用手中权力满足了私欲,还带坏了官场风气,对东莞城市发展造成伤害留下隐患。至今,有人已经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有人却仍然逍遥法外享受着贪腐而来的成果……

已受到严惩者须痛改前非,逍遥法外者须早日自首(或遭群众检举)。故仅以此系列做为警醒和提醒,但愿能通过贪官的行为作为惩戒,但愿东莞所有官员(在职的及退休的)及时远离贪腐利益链条,尽快回归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让东莞尽早恢复良好营商环境,回归可持续发展的健康轨道。

本系列从第一篇开始,每篇讲述一个贪官的故事,大致以:一、贪官百科(背景资料简介);二、宦海沉浮(官场经历);三、现状:相关官员或利益链条;四、对东莞的危害;五、警钟长鸣等五个方面来讲解,尽可能用简捷的篇幅将贪官蜕变的过程、贪腐的方式、造成的危害等内容作个介绍。

第一篇整理了东莞曾经的“三禁书记”刘志庚,他因为严重违纪,且受贿9817.015069万元(民间传闻其家族贪腐资产高达900多亿),被判无期徒行。

第二篇整理了东莞曾经的政法委书记张某雄,他是东莞官场地头蛇,把控东莞官员的升降数年,被东莞市民私下比喻为“地下市委书记”。目前虽是平安退休,但是仍被东莞民众从未忘记他曾经作下的恶事及对东莞的伤害。按照国内目前前所未有的反腐倡廉斗争活动的开展形势,这位即使“安全”退休也迟早逃脱不了被检举揭发,被正义审判的结局!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之三的主角是刘志庚和张某雄的马前卒之一李某堂,刘张二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在东莞做下了许多恶事,李某堂则是他们的爪牙,并屡建奇功,也因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后来,他渐渐被当地人称为“地下市长”,手中权码的加大,让他更加不可一世。纵观他在东莞的“成就”,要归功于他成功扮演了一个党性缺失、谄上骄下、表里不一的“双面人”。

此系列里讲述内容如有遗漏之处,敬请各位读者去东莞坊间深入了解,也许会发现更多奇幻(+惊悚)的故事

一、李某堂百科

李某堂,男,汉族,1958年12月出生,东莞长安人,也是农民的子女,1978年应征入伍。197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底转业回原籍参加工作,广东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依次任职东莞长安镇、东坑镇、横沥镇、樟木头镇的镇长、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

作为刘志庚和张某雄的爪牙,李某堂在樟木头镇多次完成二位领导下达的任务,并籍由此功劳终于于2013年升职,从镇级官员走到市级官员岗位,任职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逐渐走上他成为东莞市“地下市长”的发展之路。

归根结底来讲,李某堂的事业序幕是从部队开始的。他曾经参加过为期一个月的对越自卫还击战,曾经戍守过西北,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段“辉煌”的经历,让他在后来无数次借助“从军”过的经历为自己的“身价”添砖加瓦,然而,历史是公正的,他的功过人民都会牢牢记住。即使他为此说得再煽情,在民众的眼里,无非是赎罪罢了,无非是想籍由人们对“英雄”的敬意来掩盖自己晦暗的贪腐人生。

都说“小官巨贪”,李某堂也不例外。因为任职多位镇一把手,权力失去监督必然导致腐败,更何况他还有保护伞——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若说在他升职的路上,张某雄鼎力支持,那在他贪腐的路上,刘志庚的提携更是功不可没。据东莞坊间消息称,早在2011年,李某堂就在香港的私家豪宅里囤积了整吨的黄金,并且经常从东莞到香港去享受“隐形富豪”的幸福生活。

光明与黑暗,信仰与背叛,荣耀与堕落,都能从这位被东莞民众称为“地下市长”的李某堂身上和从政经历中看到。

二、李某堂的宦海沉浮

李某堂的经历可以割据成两段,一是年轻时在部队的经历(1978.02-1986.06),二是转业回到地方后的经历(1986.12-至今),在这两段经历里,他都大小是个“官”。从初到连队是一名战士,对越战争后,是班长,再后来排长直至连长,而后以连长身份转业。

李某堂曾坦言,他当时当兵的理由很简单,觉得农村太苦了,想脱离农村,去博出一番新天地。

都说部队是最锻炼人的。军人具有优良的传统和作,具有优秀的思想、勇敢的精神、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敢于拼搏的精神、舍身为人民精神的综合体现。那么,接受过战争洗礼,接受过部队教育的李某堂,能否将部队的优良传统带回到地方,并发扬光大呢?

李某堂转业回家后,得助于当过兵的这段经历,他的起点很高,这点从他的履历可见:

1986.06——1986.12,转业待分配;

1986.12——1987.08,东莞市长安镇武装部干事;

1987.08——1990.10,东莞市长安镇党委办副主任、锦厦管理区党总支部书记;

1990.10——1992.05,东莞市长安镇党委副书记、党政办主任;

1992.05——1993.12,东莞市长安镇党委副书记、镇房地产公司经理(其间:1990.09—1993.08,在广东省委党校党政管理专业学习,大专毕业);

在取得大专学历后,李某堂就开始了在东莞不同乡镇任职镇长、镇书记的升级。直到从樟木头镇党委书记上卸任进入东莞市人大,开启他的另一份职业“辉煌”。

回到之前的问题:李某堂能否将部队的优良传统带回到地方,并发扬光大呢?

结局很显然,李某堂没做到。作为曾经的一名战士,辜负了党和国家以及人民的期望。他唯一做到的,就是借助职务之便,为自己贴上“拥军”的标签,并将由此得来的相关深得人心的荣耀紧紧攥紧在手里。为他的贪腐披上了一层极具掩饰作用的外衣。

然而,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的所作所为,他的双面性,东莞人都知道。

那么,李某堂是在什么时间段进入疯狂揽金模式的呢?

从1990年到2012年,李某堂曾主政东莞东部四镇,担任长安镇党委书记等职务5年,东坑镇党委书记3年,横沥镇党委书记5年,樟木头镇党委书记4年。2015.05担任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至今。

据可靠消息说,李某堂在长安时,变卖国有资产;在东坑时,当地赌博猖獗,他暗中包庇;其在横沥时,黑社会猖獗。这些年间,其私下操作,卖出了这几个镇的不少的土地,中饱私囊。其中李某堂在长安镇任职期间,将属于镇政府的国有资产,当时价值3、4个亿的长安大酒店,以1.1亿的低价买入,李某堂的老婆有35%的股份,其三弟及其他人有65%的股份。到2013年底,因为风声紧,对外宣称以0.7亿元转手卖出去了。

李某堂为官一任,却成为一方霸主。肥了自己,苦了地方。

这样的人,下手黑,下手狠,下手准,很对刘志庚和张某雄的胃口。

张某雄是东莞“地下市委书记”,虽然他最高官职只是东莞市政法委书记,但他拥有的势力和实权,属于绝对的官场地头蛇,他把持东莞官场30年,左右了无数东莞官员的升迁和调离。只要他稍微露出一点口风,底下多的是人鞍前马后打理差事。

故而,李某堂这个曾经的“红”人,因为刘张二人的需要,从2008年8月,李某堂从横沥镇凋到樟木头镇任书记,就开启他为刘张二人“收购观音山”的马前卒职业生涯,也开启了他更为疯狂地揽金模式。

也正是因为李某堂在“收购观音山”“三项工程”“2.15武装施工”等迫害观音山公园的行动中表现卓越,所以,他得以取得了升迁到市里任职的机会。

三、李某堂的遗留毒害

1、身先士卒,打压民企,破坏当地营商环境

2008年,金融危机年。

这一年,10月15日,合俊集团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两工厂突然倒闭,超过6000名员工面临失业,前一天还在正常运作的工厂突然被法院查封。这成为美国金融危机波及中国实体经济的第一庄大案。

但是,同样在这一年,刘志庚在电视台的情妇张某主持的“张X看电影”栏目年度创收超千万元,既是栏目主持人也是制片人的张某年收入达100万元,打破了“电视台自建台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的纪录。

大家都钱银吃紧的情况下,她还能创收,这种事情很反常,所以,2009年5月底该栏目彻底停播。据传,此时间段,是张某赴澳洲准备为刘志庚产子的时间段。

养情妇要不要钱?养私生子要不要钱?当然要的。所以,时隔两年,搁浅的“收购观音山”计划在2008年重启。

刘志庚之流迫切想要搞到一笔数目庞大的资金。他疯狂地想将观音山夺过来搞房地产开发。

于是,李某堂在刘志庚和张某雄的安排下走到台前。

2008年8月,李某堂被安排到到樟木头任一把手。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观音山公园。

2008年9月,时隔两年,在李某堂的主导下樟木头镇政府第二次提出收购观音山公园。就这么一件事情,就可见李某堂是个精于算计、钻营谋私的“聪明人”。

这期间还有一事,也是在这月,一位王姓男子伙同一位刘姓男子造访观音山。王某自称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表弟的人和另一位自诩为市委书记刘志庚的朋友的人刘某(为刘志庚倚重的“御用”风水、看相、算命师)到观音山公园找承包公园的企业家黄淦波。中午黄淦波请他们吃饭时,王某对黄淦波说:你们镇刚上任的李某堂书记是我的兄弟,是我帮忙安排他来此就任书记的,我可以让镇委书记李某堂安排你在观音山继续工作,但你必须一切要听他的。刘某则对黄淦波说,自己在国内政界关系深厚,并愿意帮观音山解决实际困难。

二人联袂而来,看似是为观音山出谋划策,实则是为了到观音山摸底,为李某堂的“收购观音山”打边鼓。王姓男子说出具体督导李某堂调任情况,这也从侧面验证了李某堂乃刘张爪牙之事。

这期间,樟木头镇政府要强行收回观音山公园,遭到观音山的拒绝。

李某堂这个“投名状”没有做成,在领导跟前夸下的海口没能实现,着实让他脸面扫地。往后,他更是处处时时刁难观音山,想尽快把观音山搞垮。

2008年9月28日至10月7日,第五届中国东莞观音山健康文化节在观音山公园举行。之前公园提前20天书面邀请樟木头镇委书记李某堂参加健康文化节开幕式等活动,并提早将活动请示和活动方案报送镇委镇政府,之后也实时汇报有关筹备工作。9月28日开幕式当天,李某堂故意姗姗来迟,迟到半小时才到达开幕式活动现场,而众多从北京和广州等地赶来的嘉宾都在等着他到来才举行开幕式。

当天上午开幕式完成后,黄淦波陪同李某堂等镇委镇政府的客人上山游览。李某堂当着樟木头镇副镇长蔡献军等人的面对他说,别看你请了这么多老家伙来观音山参加活动,我才是这里的老大,这些老家伙今天滚蛋后,你还得听我的。当时黄淦波等众人听得是目瞪口呆。

当天下午5点的时候樟木头党政办给公园来电,要求派人去取一份批复件。等公园负责人拿到文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了。这是一份李某堂批复同意执行的批复件,批复的文件为樟木头交警大队给镇委镇政府的报告,主要内容是:为了安全原因,从国庆黄金周开始,禁止一切车辆上观音山。等公园明白过来后,镇委镇政府有关工作人员早已下班,9月29日开始就是国庆黄金周假期。

显然这是一个危险的圈套,为此公园管理层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最终经过多方努力,樟木头镇委镇政府才被迫取消封路决定。

然而,这还没完。

为了强压黄淦波就范,2008年年底,李某堂带着几个人到观音山公园旅游,李某堂很神秘地指着其中一位长者对黄淦波讲:“这个是中纪委的主要领导,和我是二十多年的朋友,谁敢动我;我弟弟在市纪委做领导,在东莞我怕谁?我告诉你是瞧得起你。”

但是,不管是挑起事端,以权压人,还是言语恫吓、以势压人,李某堂都没有达到效果,于是到了2009年3月,当月16日,在没有和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做任何协商的情况下,李某堂喊黄淦波到其办公室,在办公室(脱掉鞋子双脚架在茶几上)对黄淦波说,“根据市委和政府的意见,镇里打算‘收购’观音山公园,作价在1亿元左右”。

那时观音山公园已经投资了6亿元,作价1亿元收购明显是难以接受的。于是黄淦波很客气的询问,镇里经济不充裕,有钱进行收购吗?李回答说,市财政局会拨款,不信你可以找市财政局领导问。黄淦波后来真到市财政局询问此事,市财政有钱给樟木头镇收购观音山吗?该局答复说,这是樟木头镇的事情,市财政没有讨论此事,也不会拨款。

在遭到公园婉拒后,2009年4月16日下午4时,李某堂用樟木头镇副镇长蔡献军的电话(13602330398)给黄淦波打电话说:“根据市委领导指示,镇里已开会决定“收购”观音山公园,如果你们不从,将责令石新社区居委会到法院起诉,到时候你就一分钱也没有”。当黄淦波要求李某堂发一个书面通知时,李某堂说:“现在就是正式通知你,不需要发任何文字的通知,你想要文件,到时好告我啊!你敢不执行,一切后果自负!”。

之后李某堂向樟木头党委、政府的有关工作人员和一些私人企业家询问,黄淦波有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鼓动大家踊跃检举揭发。李某堂还多次提问樟木头的某些公职人员,问他们怎么样才能“收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一旦人家稍有迟疑,他便怒目相向,恶语相对,如此明目张胆,令人胆颤心惊。

2009年1月—3月间,在樟木头镇两套班子会议上,李某堂多次强调要强行“收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并扬言不要受国家法律政策的限制,如有人不服从或走漏消息,将受到撤职查办等党纪政纪处分。同时还在大庭广众之间公开宣扬“要搞定几个民营企业太简单了,要让它死,它就必须在三天内死掉。”

在从外部施加压力的同时,李某堂还安排自己下属找到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管委会主任等高管,要求他们辞职或故意捣乱,配合樟木头镇政府强行“收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观音山也好,观音山的人也好,都让李某堂多次吃了闭门羹,于是他为了一己私利竟然直接威胁,意图通过操纵经营权来搞垮观音山。

与此同时,在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的授意下,市林业局主要领导即刻倾巢出洞,分别到省林业局,樟木头镇及广州地理研究所等相关部门和观音山公园的合作单位要求相关单位中止与公园的合作或支持,以方便强行收购观音山公园。

这场由东莞市林业局牵头、各部门参与,共同给观音山设置障碍,极力想摧毁观音山的“围剿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

李某堂为了讨好刘志庚、张某雄,也加快抢夺观音山的步划。李某堂说的“责令石新社区到法院起诉,到时则一分钱也拿不到”的话很快付诸行动了。

2010年2月1日,石新居委会向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起诉黄淦波、观音山公司,请求:解除石新居委会与黄淦波、观音山公司于1999年11月30日签订的《联合开发合同》及2001年9月5日签订的《协议书》;判决黄淦波、观音山公司返还东莞市樟木头森林公园范围内所有的土地、建筑物、观光旅游设施及经营权给石新居委会。

在东莞,在刘志庚、张某雄等人的势力范围内,对于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的判决,观音山公园则采取了直接上广东省高院上诉的动作。

在广东省高院,刘志庚等人暂时还不能一手遮天,但仍然试图干预判决。东莞市委和樟木头镇居然多次派人到省高院,要求省高院撤销立案,或将案件批转给东莞市中院审理,都被断然拒绝。

经过判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确认石新居委会与黄淦波分别于1999年11月30日、2001年9月3日签订的《联合开发合同》、《协议书》为有效合同,石新居委会与黄淦波、观音山公司均应按约定履行合同;驳回石新居委员会的诉讼请求。

石新居委会不服判决,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此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李某堂就像一只鬣狗,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抓住了刘张二人的心思,逮住了观音山撕咬——除了想几次三番欲低价强行收购,还包括怂恿唆使以石新社区居委会主任蔡树生等人为头的小团体在观音山内肆意砍伐林木,私搭乱建,包括修建豪华别墅,豪华坟墓……更包括支持当年的合同另一方石新社区起诉观音山,企图用诉讼手段夺回公园经营权,还包括和市镇联合强迫要将天然气管道穿越观音山公园,并强行违法施工……

对于天然气改道,李某堂在西气东输协调会议上公然扬言:“……我们政府支持原计划,要强行施工,一定要铲过去!……那天,公安部也派了人去,……基本上没什么谈,谈不了,没办法。……大门是我们镇的,我们把大门堵住,用社区大的拖车倒在大门,堵住!一两个月你们观音山的都不能上去,我们把门封住。第二个办法,村民也可以在大楼口静坐,不能赔观音山太多的钱……”

从李某堂的种种言语行为,足见其豪横霸道。这样的樟木头领导能参与进“三项工程”“2.15武装施工”等迫害观音山公园的行动就一点也不足为奇了。

实施武装施工,李某堂是直接参与的——2012年2月15日,一千多名当地公安、特警封锁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严禁所有人员、车辆进出,并把50多名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高管和员工强行抓走,其中13人被拘留8-15天(4名高管三人被拘留15天,一人受伤),于此同时强行开展大规模的工程施工,使整个国家公园处于瘫痪状态,给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关造成巨大伤痛。据称这是东莞市前所未有的“武装施工”。据了解,这也是国内唯一遭受过“武装施工”的国家级森林公园。

作为被打压的民营企业家又是什么态度呢?观音山董事长黄淦波说:“作为东莞生态建设的重要载体,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尽管面临着诸多发展困难,但仍将一如既往积极践行国家推行的生态环境政策,保护好园内大面积的原始森林,全面宣传生态建设理念,努力实现绿色发展、平衡发展、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所以,对于李某堂,当地民众是厌恶的。送他“地下市长”的称号不是赞他夸他,而是反讽。这样的人,处于那样一个位置,给樟木头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不说别的,就一点——他一个连东莞当地民营企业家都能欺负的地方领导,民众还能指望在他的治下,地方经济能发展的蒸蒸日上吗?

东莞有“世界工厂”的称号,东莞的有独特的区位优势、雄厚的产业基础需要优良的营商环境——良好的营商环境才是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条件——有李某堂这样的领导,东莞,能让人期待吗?至少,樟木头的民众不期待,因为,樟木头镇差点因为负债16亿,濒临破产,而为官一任的李某堂居然在香港豪宅里藏有成吨的黄金!

2、损公肥私,地方政府濒临破产;指使人放火烧账本,掩盖贪腐罪证。

义动君子,利动贪人。

在每个地方,都有这样一些官员,他们在某地混的时间太长,虽然没有当上一把手,但是喜欢呼朋唤友、结党营私,暗地里的影响力却是不容小觑。甚至民间有这样的说法:“在位的不一定说了算数,不在位的说了反而能算数”。

在东莞樟木头镇,李某堂就是人们暗指的“地下市长”。他的所作所为让东莞樟木头镇当地一些老百姓怨声载道。当地一位老党员气愤地说“都是那位被称作东莞市‘地下市长’李某堂做的见不得人的事,在樟木头当了几年一把手,带坏了镇领导班子,还把樟木头镇搞得鸡犬不宁,让樟木头镇负债累累以后,又拍拍屁股走人了,却到东莞市里当更大的官了。这个‘地下市长’真是害人不浅!”

2008年8月,李某堂上任樟木头镇书记,2012年11月他离开时镇财政负债16亿,濒临破产,当地官员称不出奇。

当时,有知情人透露,“东莞樟木头镇政府已经严重收不抵支,负债16亿元,理论上已经‘破产’。

樟木头镇政府官网在“樟城概况”一栏说,改革开放以来,樟木头镇坚持敢为人先的精神,充分利用地理环境优势,积极吸引香港、澳门、台湾等企业开发工业、房地产业和服务业……以优美的居住创业环境吸引了近15万港人前来购房安居,被誉为“小香港”。

“樟城概况”说,樟木头镇位于东莞市东南部,总面积118.8平方公里,人口约30万人,毗邻港澳,地处广州、深圳、东莞、惠州一小时生活圈中心。

可是,优越的区位优势,便利的交通优势,实惠的购物优势,却因为环境越来越差,使得香港人对他们的“后院”失去了兴趣。

樟木头当地人再也吃不到土地红利——

民众说:“问题就在这里,几乎所有可利用的土地都用光了。”

官员说:“依靠简单的收租,尤其是以承接低端产业和土地低端开发为主的物业收租模式已走入了困境。”

《中国经营报》2012年8月“东莞樟木头等部分镇街濒临破产镇领导称不救等收尸”一文中报道称:2011年,张峰的一名朋友承包了樟木头镇政府招标的一项广告工程,但工程完工后被告知,由于政府财政困难,数百万工程款无法及时支付。“像我朋友这样遭樟木头政府拖欠工程款的包工头不在少数,现在樟木头镇政府招标的工程都没人愿意做了,因为即使做了,也拿不到钱,总不能跟政府打官司吧?”张峰说。

第一财经日报2012年11月份报纸报道“传东莞一镇政府,负债16亿濒临破产,官员称不出奇”。根据报道内容,文中提到的正是东莞樟木头镇,文中称“对于日前网络上关于樟木头镇政府收不抵债,负债16亿元而濒临破产的质疑,东莞市政府办公室,一位官员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不知情”,但他表示,即便樟木头镇政府真的有十几亿负债,也不出奇。

李某堂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负债问题每个镇都会有,只是数量多少,压力程度的差异而已,樟木头镇的。况属于全市中等水平。”

李某堂还坦承,租赁型经济的属性使得东莞很多村集体经济“增长乏力”。他说,这种单一的经济来源在近年来糟糕的经济形势面前不堪一击,工厂的倒闭导致收入减少。而东莞基本上没有其他的经济增长点。

的确,在樟木头的经济发展中,房地产经济一直占据着重要分量。房地产产值占樟木头全镇GDP的比例一度高达40%以上。樟木头以外销房地产出名,外销房占当年商品房销售总额91%。可是自从2008金融危机来临之后,这个镇的经济就不行了。

当卖无可卖的时候,又该当如何?作为樟木头镇的一把手,李某堂又该如何为樟木头镇民众谋发展的呢?

李某堂的做法是,盖子一盖,万事大吉。

据知情人透露,李某堂在接受樟木头镇的时候,镇政府财政余额是6个亿,而到他离开却是负债16个亿,前后22个亿的惊人差额,钱去了哪里?至今成了一个谜。

更有惊人传说,李某堂为了怕查账,竟然指挥办公室主任和副主任,把镇上十多年来的单据和账本全部烧毁,谎称火灾,该两人都是李某堂从横沥带到樟木头镇的亲信。副主任现在已经离职,正主任刘东风调到樟木头文管局当局长。而最绝的是,他2012年12月离开樟木头,火灾发生在2013年1月,时间点把握得这么好,这么处心积虑的安排就为撇清火灾和自己的关系。

单据和账本被烧一事至今东莞市没有任何部门进行调查,一旦有调查组介入,必然会露出马脚!同时,他还有一个医院护士做了他的小老婆,在香港生了两个小孩;另外一个姓古的情人也生了一个小孩,最初在香港,后来改名回到东莞某生态城居住。

另据知情人说,李某堂从2009年到2012年间,在镇里开发的商业楼盘里以极低的价格,估计是半买半送,到手了十几间商铺,然后每月找人去收租,每个月光收租就有十多万的纯收入。

更有惊人爆料说,李某堂几年前就在香港购买豪宅,并且在豪宅了私藏了整吨的黄金,并且经常从东莞到香港去享受“隐形富豪”的生活,是个典型的裸官。即使按每克黄金300元计算,整吨黄金就有三个亿的价值,这个金额,能是一个公务员正常收入所得?!

很多人都感慨:曾经的“香港后花园”樟木头镇昨日的繁荣,今天也已经不复存在。樟木头镇衰败的原因是东莞“地下市长”李某堂主政时间胡作非为密切相关,也与李某堂御使的当地地头蛇“蔡家军”有关联。

“蔡家军”之所以能够坐大成势、危害一方,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李某堂之流利欲熏心、知法犯法,利用自身职权和职务影响为违法犯罪活动站台撑腰、提供庇护。

—— 有关“蔡家军”等东莞黑恶势力将在其他文章里详细讲述。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治政之要首在安民。民众反对的、痛恨的,就该坚决防范和纠正它。在全国上下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深入开展的情形下,东莞樟木头镇“蔡家军”受“地下市长”李某堂指使,目无党纪国法,明目张胆顶风作案,迟早会得到应得的清算和审判。

四、相关官员和利益链条

李某堂有个好搭档,就是在他任职樟木头镇委书记的时候,当时的樟木头镇镇长罗某伦。

罗某伦,在樟木头工作的20多年,曾先后任樟罗社区书记、镇委委员、副镇长、樟木头财政分局局长等职务。2008年9月,罗开始任镇委副书记、镇长一职。比李某堂任樟木头镇委书记仅仅晚了一个月。

所以,在很多事情的背后,他们都是一唱一和、步调一致的。人说人生四大铁是指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李某堂和罗某伦没有扛过枪同过窗,但是更多的地方他们是“一起”进行的。比如一起打压民营企业、比如一起贪污,比如都在香港买豪宅,比如都豢养几个情妇生几个私生子……

网上有人举报罗某伦,为他罗列了六大罪状:1,虚构身份、迁居香港;2,在港置业,多生子女;3,假公济私、暗箱操作;4,掌权得道,安插亲信;5,家产巨多、来历不明;6,开百货店,定点买卖。

图片来源网络

网上还有人爆料罗某伦卖地贪污近30亿。如图所示: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网上还有人爆料称:罗某伦九十年代能投资二千多万元到香港购房置业,迁移老婆子女到香港,生4个孩子,如今又能购买一亿多元的豪华别墅。其情人蔡群某从他升任镇长后三年多从工作人员转公务员、到办公室主任、到局长,官升得飞快。

图片来源网络

爆料中还提到:罗某伦之前当樟木头镇樟罗社区书记时,大笔一划,不用公示也不用招投标,把永宁街、迈豪街等地二百多间房屋地块内部分内部卖了,内部要买地,找他每间最少要除地价外再要给他本人十五万以上,否则免谈。现在樟木头镇市政工程老百姓最少要给百分之十五回扣;他说他本人当官是拿钱买来的,要么怎么回本怎么赚回来?

爆料中还提到爆料者最心痛的事是关于樟木头镇东城文化广场。

爆料人称:樟木头东城文化广场是广东省第一批十佳文化广场,之后他们(李某堂、罗某伦之流)计划卖给沃尔玛集团改作商业用地,本已经签订合约六千四百多万元卖出,并已经给了樟木头镇政府定金一千多万元。但樟木头镇政府后来却违约,并以二千多万元卖出给第三方,2012年又以一亿六千多万元收回,并投入一亿多元建设所谓的麒麟公园。

那么,罗某伦后来如何了呢?

2012年,网络上就出现了多个罗某伦“违纪曝光”的声音。甚至有樟木头当地市民指称,罗某伦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裸官”,其老婆和孩子的户口早已迁往香港。对此,记者也从樟木头某部门负责人处证实,罗某伦的家属户籍大多已迁往香港等地,但他本人还是内地户籍。

有媒体2013年9月5日报道,今年50岁的罗某伦已被免去樟木头镇镇长一职,目前具体去向尚不明确。

可以说罗某伦很猖獗了。他和李某堂一个是镇长、一个是镇书记,若这些违法乱纪行为属实,在他作为镇长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为何李某堂没有制止呢?是李某堂不知道自己手下是什么货色还是他本身就参与其中?他们之间是有利益交换还是互有把柄还是相互打掩护?或者说,他们本身就都站在刘志庚、张某雄这队人马中,均为马前卒?不要猜了,他们肯定是一丘之貉。

目前李某堂的消息,网络上还是时常可见,甚至连主流媒体上也有他的相关报道,但是罗某伦则是彻底渺无音讯。据传罗某伦也已取得香港身份,杳无音讯后,不难看出他遁逃的去向。

五、警钟长鸣

来自东莞纪检委官网消息称东莞市委第二轮巡察进驻第二批单位,受理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等方面的举报和反映。

讲党性讲原则弘扬正气,严管理严监督反对歪风。只要监督到位,就能发现藏在暗黑处的“硕鼠”。在东莞纪检委官网网站上发现仅2022年7、8、9月就有多名东莞政府高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东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

2022年7月8日,东莞市石碣镇党委原副书记邓浩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东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月10日,东莞市发展和改革局二级巡视员陈慕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东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陈慕齐历任东莞市物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东莞发展和改革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东莞市发展和改革局二级巡视员。

8月12日,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级高级法官,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陈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陈斯历任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惠州市政协党组成员,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级高级法官。

9月2日,东莞市清溪镇党委原书记范燕彬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东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东莞市清溪镇党委原委员李伟雄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东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9月12日,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中堂镇党委原书记叶沃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东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响鼓还得重锤敲,唯有一记重锤,才能让为官从政者清醒认识自己,看清脚下站位和方向。如果从政之路是一条珠链,那么人格操守则是串起无数颗珍珠的金线;如果为官之道是一组数字,那么清正廉洁则是统率后面许多个“0”的那个“1”。为官不能做到清正廉洁,那就只能沦为祸害人民的贪官污吏。

东莞“地下市长”李某堂仍然在任,他给樟木头镇带来的恶劣影响仍然没有消除。他也仍然在幕后鼓动着一些人不断给民企观音山公园制造麻烦,意欲毁灭之而后快。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为官者贪污腐化、打击民企,严重破坏一个城市的营商环境,甚至为了掩盖罪行安排属下烧毁政府财政部门账本,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他必定是心怀鬼胎,惶惶不可终日。等待李某堂的一定是党纪国法的审判,一定是和刘志庚等落马贪官一样的身陷囹圄的下场!

当前页面地址:http://www.yswang.net/news/8269.html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该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养生网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予以删除!

更多有关 健康资讯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6 yswang.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华夏养生网版权所有 客服QQ:183929907 大众健康网 民生健康网